当前位置:秒速时时彩 > 联盟 > 正文

《谈事说理》之六年的坚守

2020-01-22 22:18:37  来源:东南网  责任编辑:田燕平  

近年来,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步伐的不断加快,各地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许多人从平房搬进了楼房,但是,在这其中,也有会不和谐的音符出现。今天我们就来和您聊一聊因为动迁问题坚持6年的故事。

故事发生在北方的一个小城,70多岁的孙奶奶的家住在邻近大街的地方,虽说不是门市房,但是距离大街很近,也算是一个做生意的好地方。

这一年,孙奶奶的女儿下岗,孙奶奶和老伴儿合计,利用自己家的住宅房屋,开一家小饭店让女儿来经营,维持家庭的生计。

几年下来,孙奶奶老两口和女儿辛辛苦苦打理小饭店,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一家人尽管每天忙忙碌碌,但是生活是充实的,惬意的。

2012年,孙奶奶家所在的街道要动迁的消息不断地传来,接着,孙奶奶和女儿也看到了当地政府张贴的“征收与补偿方案”,觉得自己家可能会按照商业用房进行补偿,因为他们家经营的小饭店有正规的营业执照。孙奶奶家符合“方案”中可以享受到“商业门市”的补偿标准。

当地负责拆迁补偿的单位给出的补偿通知却让孙奶奶一家傻了眼。补偿通知中提到,孙奶奶家属于普通住宅,不是“商业门市”,所以只能享受到普通住宅的补偿,无法享受“商业门市”的补偿。

一家人想不通,我们自己经营的小饭店,证照齐全,怎么就不能享受“商业门市”的补偿标准呢?

孙奶奶的女儿说,她不断为此奔走,而且她明明看到当地的房产评估事务对她家做的评估报告,评估结果为商业用房。

为什么孙奶奶这么着急,因为“商业门市”的补偿标准高,普通住宅的补偿标准低,杂七杂八加在一起,孙奶奶认为他们家所获得的补偿少了100多万元。

没有达成拆迁补偿协议,问题就僵在了这里。孙奶奶一家人坚持住在自己的家中拒绝搬走。

2014年2月24日,事情发生了急剧的变化。

据孙奶奶女儿讲,这一天上午,她买菜回家,突然发现房门有近300名穿制服的人员和一台钩机、一台铲车正在挖自己家饭店及住宅。

在惊慌与害怕中,孙奶奶一家人急忙上前阻拦,想拼命保住自己的家。

拆迁队离开以后,孙奶奶家的房屋受损严重——自来水管爆裂,暖气管外露。当时正值正月,寒风呼号,滴水成冰,家里八面漏气,已经无法存身。

孙奶奶说,之后的事情更是让人气愤不已。2014年4月28日,拆迁队趁着家里没人的时间,将一家人几代人唯一的房子夷为平地;所有的家当都不知所踪,连孙奶奶存放多年的积蓄和纪念物品的保险箱也没有下落。孙奶奶曾经找过拆迁的单位,保险箱在哪里,得到的回复是,东西丢不了,拆迁时有录像,但是却没有人返还给她。

房子没了,饭店也没了,没有了家也没有了收入。一家人只好投亲靠友地搬来搬去,居无定所。

雪上加霜,在此期间,孙奶奶的老伴儿突发脑溢血不幸离开了人世。孙奶奶也是脑血栓后遗症,体弱多病,显得更加孤单。

孙奶奶的女儿讲,遭受拆迁后的六个月之后,2014年10月29日,她竟然意外地收到了来自当地法院的强制执行通知书。她说,半年前房子都没了,半年后发一个强制执行通知书,是啥意思呢?

孙奶奶表示,当地政府没有按照《征收与补偿方案》对她进行补偿,在未征得同意的情况拆了她唯一的家,她希望上一级政府为她解决问题。

从此,在女儿的陪同照顾之下,拖着多病的身体,孙奶奶走上了漫长的上访路。

孙奶奶的女儿讲,她们多次到当地市政府和区政府信访反映情况,不但要求的补偿没有着落,连私人物品也得不到归还。

据孙奶奶说,多年来,孙奶奶母女俩走遍了大小机关的各级信访部门,个中的辛酸自不待言。6年来,她们奔波于家乡、省城、北京之间,不断遭遇截访的人员的层层阻拦,交通食宿是笔不小的开支,孙奶奶多年的积蓄10多万元基本上花光了。

虽然艰苦,6年的不断上访没有白费,当地区政府不断与她们协商,对她家的拆迁补偿不断加码,从当初依照住宅标准补偿50多万元,到90万元,后来提高到110万元。尽管如此,孙奶奶觉得还是没有达到“商业门市”的补偿标准,而且要求对6年来的经济损失做出赔偿。

孙奶奶女儿拿到2019年当地信访部门的最新答复是——要求补偿过高,并且多次协商无果,建议走司法程序。她说,她们只是希望得到自己应该得到的补偿,多了不要,少了不行。

针对此案,评论员马进彪、法律专家温毅斌,一同分析这起案件的深层原因,并就如何解决此类纠纷提出法律方面的建议。

马进彪根据了解到的情况发表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市级政府的拆迁补偿标准说的非常好,各种情况都进行详细的规定,也树立了政府为民的良好形象,但是后面的执行环节出了问题。执行环节走了样,损害了当地政府的正面形象。

马进彪表示,房子作为一个家庭最重要的财产,有关部门应该以保证人们最基本的利益为条件下,再进行拆迁。应该让人民看到政府的诚意,按照公布的补偿标准,应该多少钱就补偿人家多少钱,这样才能得到百姓的信赖。

温毅斌根据孙奶奶反映的情况进行了分析。他认为,在拆迁过程中存在着程序上的违法,但是选择信访途径其实是走弯路的,当地政府部门的不作为或者乱作为,侵害了当事人的财产,可以通过法院行政诉讼维护自己的权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二条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认为行政机关和行政机关工作人员的行政行为侵犯其合法权益,有权依照本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第三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保障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起诉权利,对应当受理的行改案件依法受理。

对于孙奶奶母女俩通过信访维权,温毅斌表示,根据《信访条例》第三十二条规定,对信访事项有权处理的行政机关经调查核实,应当依照有关法律、法规、规章及其他有关规定,分别作出处理,并书面答复信访人。

马进彪、温毅斌对于孙奶奶继续维护自己的权益发表了看法。

温毅斌认为,当事人得到地方政府关于信访问题的答复意见书,其实还是可以向上一级部门申请复议的,这是我们国家信访条例明确规定的。如果仍然不服可以去更上一级单位申请复核。

马进彪为当事人呼吁,拆迁补偿一定要公平公正,公开透明,虽然孙奶奶走了六年的信访之路,我们要的不是政策向谁倾斜,而是保证应该得到的那份权利,该是多少就是多少,多一分我不拿,少一分不行。

今天的故事,拆迁补偿存在争议绝对不是个例,对于全国来说,可以说带有一定的普遍性。加快城市建设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各地政府的出发点是为了人民过上更好的生活,在这个过程中,如何平衡好各方的利益,需要政府执行部门谨慎对待,严格依法依规办事,使我们的社会对一些和谐,多一些美好。

关于东南网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本网·律师严正声明 - 友情链接 - 网上订报 - - 投稿邮箱 - 版权所有 - 人才招聘
Copyright 2008-2010 fjnet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
东南网授权法律顾问 福建合立律师事务所 毛行熙、陈武、张英琴 律师 电话:0591-87921115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gfkl88.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 许可证号:1310572 《中国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电话:010-88650507(白天),010-68022771(夜间)

主办:福建日报报业集团 未经许可不得建立镜像

福利彩票北京赛车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江苏快3